东方集团“外强中干”:主业不赚钱 靠投资收益“挽尊”
时间:2019-11-04 07:52 来源:转载 作者:网络
本文摘要:财经网白夜 世界是一个圆,对于东方集团而言也是。风风火火进军房地产不足2年,东方集团又准备拾起老本行农业。 然而,回归路线并不好走。两次并购接连折戟,东

  世界是一个圆,对于东方集团(600811)而言也是。风风火火进军房地产不足2年,东方集团又准备拾起老本行农业。

  然而,回归路线并不好走。两次并购接连折戟,东方集团又因久久不履行股票回购承诺,收到了上交所的“敲打”。

  背靠民生银行这一现金奶牛,东方集团拿不出钱回购令人摸不着头脑。雪上加霜的是,4月3日,此前东方集团拟非公开发行可交换公司债券因一年到期未执行而失效,公司无疑又自断了一条融资途径。细细盘点之下,高负债、高质押、高担保下,东方集团似乎只是“金玉其外”。

  粮油业务陷入瓶颈

  东方集团成立于改革开放元年,乘着改革的春风,1994年便登陆A股市场。不过,在资本市场行驶24年的时间内,这艘巨艇曾多次掉头。

  东方集团原本主营金融保险和建材流通业务,除参股民生银行与锦州港(600190)外,建材流通业务收入占到主营业务收入的70%左右。

  然而,受到经济大环境及建材连锁超市行业整体状况的影响,公司建材流通行业收入减少,毛利率下滑。2009年,东方集团净利润同比大减40.26%。

  数据来源:公司年报

  东方集团开始了第一次紧急掉头,基于此前的港口交通业,公司瞄准了“农业现代化”的发展方向。2009年7月,东方集团成立了全资子公司东方集团粮油食品有限公司,增加了粮油购销的业务版块。

  转型对增厚营收的效果立竿见影,2010-2012年,东方集团分别实现营收29.61亿元、41.14亿元、64.73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18.51%、38.97%、57.32%;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84亿元、7.46亿元、9.5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43.97%、163.11%、27.41%。

  尝到了甜头的东方集团开始乘胜追击。2013年,公司加速农业板块的布局,投资1亿元成立东方粮仓有限公司。同年8月,东方集团又对其增资19亿元。

  然而,真金白银花出去了,公司粮油购销业务的收益却日渐式微。

  2014年,东方集团业绩再次出现下滑,当期实现营收57.56亿元,同比下滑30.02%。其中,粮油购销业务实现营收57.47亿元,同比下滑29.84%。公司表示,主要系当期粮油行业市场低迷,东方粮仓经营规模减少所致。

  据悉,在粮食行业中,越接近产业链终端,相应的毛利率越高。例如,苏垦农发(601952)主营稻麦种植、大米加工及产品销售,2017年其种植业的毛利率为19.4%。

  相比之下,东方粮仓主营的粮食贸易经营收入主要来自于玉米、水稻、大豆、大米等粮食贸易,采用“以销定采”的经营模式,东方粮仓利用自有仓容和租赁库点根据客户需求从农户手中收购粮食,收购后对原粮进行整理烘干储存。

  由于东方集团的粮油购销业务处于农业行业产业链下游的服务部门,毛利率较低,且在不断下滑,相应的盈利能力也就相对较弱。2011-2015年,公司粮油购销业务毛利率由最高点5.64%降至低点1.07%。

  目前,公司主营的农业产业主要是以全资子公司东方粮仓及其子公司为经营主体。不过,2017-2018年上半年,东方粮仓陷入亏损,分别亏损20.24万元、1858.12万元。

  化身“地王”,压力翻倍

  眼看着粮油购销业务出现滑坡,东方集团又将船舵转向了房地产领域。

  2013年,东方集团以股权收购和增资的形式,以12.12亿元的价格将北京大成饭店70%股权收入囊中。2014年,东方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东方集团商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商业投资”)又以18.7亿元收购了国开东方城镇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国开东方”)39.1%股权。

  通过收购国开东方,东方集团手握大量北京地区地块,从农产品经销商一跃成为“地王”。

  此后,随着楼市行情上涨,2016年,东方集团通过非公开定向发行募资86亿元,用于收购国开东方股权以及配套土地项目开发。与此同时,公司启动大成饭店改建项目,拟投资24.84亿元进行改建。

  众所周知,房地产项目投资规模大,回报周期长,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对企业资金运营能力有较高的要求。

  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国开东方在新型城镇化业务二级开发项目计划投资规模已达240.99亿元。可是,上述规划项目开发仍迟迟未完成。

  财经网注意到,有关国开东方青龙湖项目的开发情况,2017年东方集团曾对投资者表示,该项目核心区B地块、C地块预计于2017年底达到上市条件。

  然而,公司在2018年中报表示,核心区B地块、C地块分别将于2018年12月31日与2019年12月31日达到入市条件,距离此前承诺的上市期分别推迟了1年、2年。

  来自:公司股吧

  来自:公司公告

  目前,公司尚在开发的在建项目存量颇多。例如,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王佐镇的二期地项目在2018年上半年刚刚取得施工许可证,青龙头项目仅取得发改委立项批复和用地规划许可证,后续仍需投入较大的资金。

  然而,从东方集团近期披露的公告来看,截止2019年1月23日,2016年公司募资的86亿资金已使用79.69亿元。

  来自:公司公告

  值得一提的是,国开东方除了占用公司大量资金以外,公司还要为其及子公司提供高额担保。

  据最新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1月28日,东方集团为国开东方城镇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提供担保余额为76.16亿元,占公司对外担保余额161.03亿元的47.29%,占公司净资产的36.99%。

  目前,因投资项目迟不落地,近年来国开东方已陷入持续亏损。2016-2018年前三季度,国开东方分别为-6155.3万元、-2.05亿元、-1.25亿元,分别占同期公司净利润的-8.54%、-27.62%、-17.22%。

  债务压顶,陷流动性危局

  历经一系列大刀阔斧的版图拓展后,东方集团目前已勾勒出了现代农业、新型城镇开发业务、金融业务三大业务板块。然而,摊子铺的太大,对公司现金流形成了巨大的压力。

  2015-2017年,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表现已不容乐观,同期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0.96亿元、-15.64亿元、-18.33亿元。

  与此同时,一路“买买买”,新型城镇化开发业务持续“烧钱”,也让东方集团负债压力剧增。

  截至2018年9月末,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为58.30%,比2015年增加8.83个百分点。其中,公司的长期借款从2015年的6.19亿元猛增至82.61亿元,公司的短期借款与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也高达87.97亿元、48.5亿元,合计占总负债的比重达46.68%。

  粗略计算,截止2018年9月末,东方集团短期有息债务达136.47亿元,而同期公司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为62.26亿元。而半年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东方集团受限制的货币资金约7.09亿元。

  若除去7.09亿元的受限资金,公司可支配的货币资金仅剩55.17亿元,短期内公司存在81.3亿元的资金缺口。

  来自:公司公告

  雪上加霜的是,目前东方集团的受限资产也较多,公司偿债的资金或将进一步受限。